散文
用户

《关于水的那些记忆》

浏览:121次

每个缺水的村庄,都有一段让人心酸的历史;每个缺水地方出来的农村娃儿,心中都深深地隐藏着一个关于自来水的梦。

——题记。

   作为长期从事水利工作的基层水利人,在我的印象里,经历过许多特别缺水的地方,让我至今记忆十分深刻。随着脱贫攻坚饮水安全工程的深入推进,我逐渐产生了一种把基层水利工作者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整理出来的想法,用我自己的视觉和笨拙的笔墨,形成纪实性的“关于水的那些记忆”,并以此纪念水利人“逝去的青春”。

(一)饭勺舀水的壮汉

2002年春天,我跟着思南县板桥乡时任乡党委书记李恩毅、乡长熊朝权、乡党委委员、常务副乡长吴文刚、乡扶贫站站长何昌权一起去增沙村,对该村的村级小学办公楼建设进度进行督促检查,那是我去板桥工作大约2个月后的第一次增沙之行。去了之后的某一天我才反应过来,这也应该是敦厚善良的恩毅书记和聪明能干的朝权乡长让我感受增沙缺水现状的一堂最生动的现场教育。

在我的印象中,板桥乡是比较平坦的乡镇,沿着通村公路骑着摩托车几乎都能够畅达绝大部分村委会所在地,但是增沙村是唯一的例外,没有公路直达。

我们一行人顺着南盆工委办公楼后面崎岖不平的山路走,走了2个多小时才到村委会所在地,估计高差应该有600多米。由于地势较高的原因,离开南盆工委处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但是到增沙村时,却是一片烟雨朦胧。要进寨子前,我们看见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中年壮汉在一块稻田的“牛脚印窝”里,用那种薄薄的饭勺轻轻地一勺一勺舀到身边的木桶里,神情非常专注。一起的恩毅书记和我说,这种饭勺比较薄,舀水的时候动作一定要轻,才不会舀浑水。看着这个壮汉那种轻柔的舀水动作,我感觉深深地震撼,泪水顿时夺眶而出,与雨水混合一起,慢慢地流到我的嘴里,咸咸的、涩涩的,作为时任板桥乡水利站站长,这一刻我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耻辱,也更加深刻地感觉到身上的责任重大,心里沉甸甸的。在后来回乡政府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地方一定要想办法解决水的问题”。

后来,机遇终于来了,在年底召开的县政协大会上,我作为全县最年轻的县政协委员,提出了“关于解决板桥乡增沙村水池问题”的提案。会后,县政协、县人民政府向县扶贫办交办了这个提案。县扶贫办接到这个提案后,时任扶贫办主任的刘某某同志非常生气,把恩毅书记和朝权乡长喊到他办公室,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认为扫了他的面子。但是好在事情也最终解决,县扶贫办出资在增沙村开展小水池和小水窖建设,每个水池补助1000元,经过乡政府组织乡水利站、乡扶贫站验收后立即予以支付,因此从2003年开始,先后累计修建了20多座小水池和小水窖,用水情况得到了较大的缓解。2004年,我也因为这个政协提案,被县政府、县政协表彰为“优秀提案委员”。2005年,增沙村的通村公路引起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终于开工建设。同时,县水利局也先后在该村实施人畜饮水工程,群众的用水困难逐步好转。

如今,思南县的“骨干水网”工程已经初具雏形,来自瓮溪镇三星水库的“大水网”水源已经覆盖了整个增沙村,增沙村的高位水池建设和表箱建设已经完成,村民逐渐用上了瓮溪镇富家寨万吨水厂生产的安全洁净的自来水,但是那个壮汉用饭勺舀水的动作,一直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时刻提醒着我们基层水利工作者应该保持怎样的初心、应该承担着怎样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