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热点
用户

当我们为文化常识纠缠不清时

浏览:1612次

当我们为文化常识纠缠不清时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6年06月17日10:00 来源:北京日报 周南焱

  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临近尾声,今年最大的焦点人物无疑是李安,其在电影节论坛上的一番话,可谓惊动了内地大半个影视圈。李安的这番话并非高深莫测,主要不过是一些常识性的正确套话,比如中国电影不要急于“赶英超美”,对年轻人不要揠苗助长,整个行业不要急功近利。然而,在中国电影“大跃进”的当下,李安的套话就显得发人警醒了。可悲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连文化常识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发展别一味求快,夯实行业的基础,不要过度追求票房数字。这应该是常识吧。可是现实呢?谁都生怕落伍,都在追求快速成功。徐峥就很无奈地说,一个好剧本原来需要打磨一两年,但现在一个月就拿出一个剧本,因为资本在不断催促呢。年轻电影人都抱着美国编剧的宝典,希望能现学现用。又如,美国编剧大师麦基来中国高价上培训课,报名者络绎不绝,无非是希望通过几堂课就能获得灵丹妙药,立马写出卖座影片的剧本。

  不独电影如此,其他文化教育行业又何尝不是如此,致使我们经常需要在常识问题上争论不休。比如,今年的高考作文全国卷,几幅漫画的题旨无非就是说不要以分数高低论输赢,拒绝过于功利的教育方式,或者起点低的哪怕进步一点也是进步,起点高的退步一点也会被另眼看待,要辨证看进步与退步。学者谢有顺批评道,这个作文题目太没新意了,这是大家都懂的肤浅道理,结果估计就是千篇一律,都在说点小常识、小道理,而要独辟蹊径,要想关怀世运、纵论中国更难。

  谢有顺悲哀地质疑,数百万的青年在人生的关键时刻,共同探讨的却是分数高低不是最重要的这种毫无思想光彩的话题,这个民族怎么会出思想家?网友还举出法国高考作文题,比如去年法国文科生考试题目就有:“尊重所有生命是一种道德义务吗?”“对法国政治哲学家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中的一段文本作出解读。”两相比较,中国高考作文题纯属玩弄小聪明,了无趣味和深度可言。

  电影行业也罢,高考作文题也罢,折射出来的则是社会大环境,大家流行耍小聪明,在常识问题上往往都难达共识。近二三十年来,内地经济发展飞快,社会急剧转型,人们原先的价值观都受到极大冲击,而新的价值观又并未树立起来。于是乎,片面追求成功几乎成了唯一的目标,本来不成为问题的常识如今都成了问题。大家眼下只能停留在为常识吵架的阶段,因而很多时候显得很无聊,更谈不上真正的创新和思想独见。

  当我们在为常识纠缠不清时,也就很难感受智慧之美,更难创作出真正的艺术巅峰之作,因为不具备成长的环境土壤。事实上,李安在论坛上有关讲故事的真知灼见,反而被大家忽略了。他认为故事是假象,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讲故事,也就是故事要载“道”。道可道,非常道,故事承载的“道”又非明确的结论。现在内地电影界极度吹捧那些反复转折的剧情,以为就是电影讲故事的最高境界,实则是很低级的层面。李安对讲故事的领悟,倒有点接近了道家所说的“众妙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