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在线
用户

种疫苗

浏览:231次

疫苗

孙泉

“你种了新冠疫苗没有?

“种了,去年11月中旬就种完3

“节奏这么快啊?”

“正常接种,去年4月初,政府就号召开始接种了,第一次接种在五台山体育馆。

“种的是什么牌子的?”

“北京科兴,3针都是。

“北京科兴是国产的,听说进口的辉瑞比较好。”

“崇洋媚外。我们国家的疫苗非常好,十分安全。”

“何以见得?”

“亲身体会。”

“哦,种后有什么反应?”

“一点反应都没有,接种时与平时打针一样就像给蚊子咬了一口,不过蚊子咬后会肿疱、痒,疫苗种后不仅没有肿疱,也不痒不红。疫苗种好,观察30分钟无不适反应就离开。当场有上百人在进行观察,好像没看到有人说种疫苗后有反应。以第一针疫苗开始算,3针种好至今已经1年多,期间没有任何反应。

“要是有口服疫苗就好了,打针……

这是桃园小区俩老人关于种新冠疫苗的对话。

问者是65岁的周大爷,家住桃园小区391单元901室;答者是全大爷,69岁,也是桃园小区的住户,是靠湖边整排别墅9102室。二人平时并不怎么熟悉,偶而遇见也是点头之交。

周大爷突然问起全大爷关于种新冠疫苗,实质是周大爷已经接过几次社区发给他的手机短信,要他去卫生服务中心接种新冠疫苗。前几次收到的短信都很客气要他抓紧时间去接种,并告诉他有关要求。甚至有一次还告诉他,如去接种还免费赠送鸡蛋。这次语调不一样了,直接通知他去卫生服务中心接种新冠疫苗,如不去接种,后果自负。他感到压力很大,既担心不去接种会受到处罚,去接种又很害怕……

2020年初,全世界爆发新冠疫情以来,桃园小区与全世界、全中国一样,认真执行疫情期间的各项规定,一段时间整个街道都封闭,买菜、买米、买油要到规定的超市,这家超市不是桃园小区附近的,而是距桃园小区比较远的一家,因此,购物很不方便,但是,周大爷没有一点怨言,有时还积极协助社区开展防疫工作,比如:在小区进出口值班什么的。这两年来,周大爷几乎没出过远门,今年夏天本市特别酷热,最高气温,天气预报42度,热得人吃不消。远在云南昆明的妹妹要他携嫂子一起到昆明度夏。2020年前,每到暑天和寒冬,他与老伴都到昆明去度夏过冬。那边,妹妹帮他俩都订好了机票。可是,周大爷说,疫情还没结束,本市还偶有一、两个外来疫情传入,现在去昆明不仅麻烦,而且也不利于疫情防控,硬生生地回绝了妹妹的热情,在本市抗高温斗酷暑,一点怨气都没。

2021年初,国家号召全国人民积极接种新冠疫苗,形成阻断疫情传播的“铜墙铁壁”。政府在要求全国人民积极接种新冠疫苗的同时,特别要求60岁以上老人做到能种都种,不遗留一人。

然而,周大爷对种疫苗特别拒绝,虽然嘴上不说,行动上完全是抗拒。

20214月初,本市开展首轮新冠疫苗接种,地点在五台山体育馆,桃园小区居民得知后,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踊跃报名。首次报名名单中,没有周大爷。

那天,在大马路上行走,社区书记陈程正巧碰到了周大爷,亲切地问道:“周大爷,明天去五台山种新冠疫苗,有车接送,车就到桃园小区门口。”

周大爷一听陈书记要他去种疫苗,像是丢了魂似的,赶紧回绝道:“我有事,不种,不种。”刚说完,又急忙改口:“我明天有事,以后再说。”周大爷的意思不是完全拒绝接种新冠疫苗,而是能拖就拖,最好不种。

陈书记听周大爷说有事,也就不再勉强。

在五台山连续多天开展新冠疫苗接种的同时,桃园小区附近的街道卫生服务中心也开始接种新冠疫苗。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过去了,周大爷仍然没有接种疫苗。到了11月,参加首次接种的人,已经开始第3针的接种,仍然不见周大爷的身影。此至,不仅桃园小区,就是整个社区60岁以上老人大多接种了新冠疫苗,剩下的仅是少数居民。

周大爷虽然拒绝种新冠疫苗,但是,社区开展核酸检测,他却很积极,按照规范要求,戴口罩、带身份证、带手机显示健康码,有时还督促老伴与他一起到社区设定的核酸检测点排队等候检测。

不过。第一次核酸检测时,周大爷差点弄出个大笑话。当轮到他出示身份证让登记员登记的同时,目光透过老花镜紧盯着核酸检测点,他发现核酸检测医生好像拿着针准备对核酸检测人员进行检测。见状,他登记完立即飞快地离开登记点,随他一起进行核酸检测的老伴感觉不对劲,立即拽住他:“核酸还没检测,你跑什么?”

“针,针,核酸检测用针,他们骗我不用针。”周大爷急红了脸。

“那是棉签,不是针,你将老花镜拿了好好看看。”老伴责备道。

“你看,那不是针筒?”

“什么针筒、那是采集液瓶,是十人一瓶。”

“啊,不是针?”周大爷拿掉老花镜,这才看到那个是采集液瓶,不是针筒。老花镜只能看近,不能看远,看远就模糊,再加上紧张情绪,就将采集液瓶疑似是针筒。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周大爷这才放心地去走到检测点进行检测。

之后,周大爷每逢核酸检测都很积极配合,一次也没少。

时间流逝,岁月如棱,转眼到了来年的七月,古城是长江四大火炉之一,今年更是“火”了,气温嗖嗖往上窜,最高窜到42度,这是中央气象台的预报,实地可能更高。本以为新冠是冬季流行传染病,炎热的夏季应该不会再流行,至少暂时中断流行,然而,新冠疫情并没有像人们期待的那样,在高温时按下暂停“键”,仍然继续流行。稍不留神,稍放松管理,新冠疫情就会卷土重来。本市虽然管控很严,然而,从境外、从外省市返回的居民时而带来一到两个的阳性,这就要求整个城市管控一点也不能放松。

为了使身体条件允许的60岁以上老人都能种上新冠疫苗,社区积极动员,书记陈程、副书记王晓怡、管其芳亲自动员,苦口婆心地督促他们尽快去种疫苗。

这一天,社区派3名青年女社工杜春景、冷梅、周倩去动员周大爷到卫生服务中心种新冠疫苗。

周大爷正好在家,他看见社区3名社工到他家来,结合昨天收到的要他去种疫苗的短信,知道来者是督促他种疫苗。他本想继续推,能推多日就推多日,他相信疫情总有一天会结束,希望能拖到那一天,免得自己打针受苦。

社区3名女社工笑咪咪地问候周大爷,问他身体怎么样?今天买了什么菜?有什么困难?3 人面带微笑,声音温和,并没有催促他去种疫苗。好像是路过他家,来小坐而已。尤其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周倩,不仅年轻漂亮,而且普通话特别标准,声音特别的好听,像是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在播音,周大爷对她特别好感,知道她与自己同姓,几乎又拉进了亲情感。周大爷就喜欢这样的女孩,他信得过这样的女孩,认为,这样的女孩不会让他周大爷吃亏。

据央视报道,截止目前,某国因新冠死亡人数已经越过百万人,而且还有上升的势头。我们国家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十分重视人民的身体健康,将人民生命财产放在第一位。当世界爆发新冠疫情时,党和政府首先考虑的就是人民生命的安全和身体健康,免费疫苗接种,建立全国防疫的“防火墙”。

新冠疫情最易侵害的群体是老年人,60岁以上的老人,所以,建立老年人防疫群体十分重要,这是3名社工向周大爷宣传的摘要。

周大爷觉得再无法再找理由推托了,他拉过周倩说:“我不仅怕打针,而且还晕针。”周倩听后本想笑,她第一次听说这么大年龄的老人还怕打针,且晕针,然而,小周还是忍住了笑。且安慰道:“别怕,有我们呢。”

周大爷虽然声音很低对周倩说他怕打针且晕针的事,一旁的杜春景、冷梅都是年轻人,耳朵灵得很。他俩听后,几乎与周倩同期声地对周大爷说:“怕什么,有我们呢。”

周大爷似乎有了力量,他立即说他们说:“有你们,我有底了,现在就随你们到卫生服务中心种疫苗。”说着,站起来就催促走。

正在择菜的老伴不开心了,嘀咕道:“我陪他去,不要,要年轻美女陪,老死鬼。”

种新冠疫苗时,周大爷一直拉住周倩的手,待松开时,周倩娇嫩的手已经肿了起来。    2022830日于金陵)